微光

流水它带走光阴的故事改变了一个人

我一直有个很真切的认知:
旺旺上的卡通形象是我挑选出来的。
但每当给朋友认真的讲起我的故事的时候,
得到的总是一脸不可思议,以及:

“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……”

每个人都笑的前翻后仰,
到最后我自己也笑的不能自己。

但是这个感觉一直存在,且十分真实。
事情是这样的,小学的时候数学超级棒,于是深得老师喜爱。一天,数学老师拿着两张卡通图案到教室来,说旁边的牛奶厂在选卡通形象,问我们哪个好看。那两张卡通形象一张是男娃娃女娃娃手牵手,一张是一个男娃娃瞪大眼睛。教室里立马炸开了,好多同学嚷着说喜欢两个娃娃的那张。老师看向了我,这一看让我感觉自己很特别,就选了有着大眼睛的那个娃娃。最后,老师一锤定音:好!就这个娃娃了!
很快铃声响了要上课了,大家都安静下来早已把这事忘记,但我却还是心跳很快,因着那一份被老师特别对待的激动。

旁边的牛奶厂真的就在旁边5米远,上课了总也能闻到那一阵阵奶香。好几次一下课,我都立马跑到牛奶厂里,找到我的妈妈(妈妈当时在厂里上班)。妈妈听到我的声音,会从几十个低头工作的“妈妈堆”里探出头来,特别温柔的对我微笑,笑容灿烂的好像眼睛里有星星一样亮。
因为妈妈在那上班的缘故,我可以喝到一勺牛奶。对于平时根本没机会喝牛奶的我来说,我会双手捧着大瓢,一低头把头埋在红色的勺里,闭上眼睛,吸一口气,充分地把自己沉浸在牛奶的香醇里,然后睁开眼睛,慢慢地喝,眼睛看到的是红色背景下“我的”牛奶,那味道真的就是旺旺的味道,因为正在喝的缘故我看到它们轻轻的涌动;鼻子闻到的是再醇不过的丝丝甜甜的牛奶味;耳朵听到的是妈妈的厂友们给妈妈说我多么乖巧多么懂事好羡慕她,然后妈妈会谦虚又满足的笑,声音不大不小,但听来在心里感觉就是吴侬软语样的酥麻。
整个过程才短短几分钟,但对当时的我来说十分珍贵,我内心很温柔,很满足,坚定不移地相信,再也没有比那更幸福的时刻了。

渐渐的上初中、高中、大学,我离家越来越远,和以前的同学越来越散,与妈妈的关系也不似小时候那样亲密。
但每次看到旺旺,总是会想起我的这小时候的故事,它那么鲜活,那么生动的在我的脑海里回放,以至于我深信不疑。
以至于旺旺对于现在的我来说都是十分珍贵的饮品。早已不是小孩子了,但我可能会喝到80岁。
然而,这件事情几乎没有人相信我。是的,换作是我也一定会哈哈哈哈哈且不相信。
唯一相信我的是我的先生@K ,但是他说,当他一脸认真的告诉他的朋友的时候,得到的也是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。

我真是感觉不好意思啊!😄

很多人叫我去查一下,但是时间太久了,根本无从考证。
然而老师眼神,妈妈的温柔,牛奶的味道,我很确信这些真实的存在过,不是梦,不是幻觉。
但是具体的事情是否就是我记忆的那样,有几分真,几分是因为我特别珍爱那些美好而添,渐渐地在哈哈哈哈中让我越来越迷糊。我自己也变得有点不自信了。
所以我现在已经不给认识的人讲。别人信与不信,我都还是信的,这都还是我珍贵的回忆。
以后等我老了,我也会和我的孙子孙女讲。管它真还是假,我觉得是真,它就是真。如果真的是假的(现在以及未来也真的是无法考证啊!),那我当我在吹牛好了,谁还没吹过牛咋滴!

评论(2)

热度(24)